让将就随风而去

阳光透过云层洒下万道金光,春风柔柔地吹拂,却吹来了满心的委屈:“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我正在背《清平乐》,冷不丁地爸爸指着“笺”字问“这个字读什么?”我实在不确定,只是觉得汉字大多是形声字,字读一半不会错。爸爸看出了我的犹豫,,厉声说:“字不会读就要查,不能将就。这个字读jian.”那刚才读的对的啊,心中的委屈排山倒海而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终于眼眶没能囚住泪水。眼泪簌簌而下,模糊了我的小眼镜,正当我准备去洗眼睛时,偶然发现……

妈妈正跪在地板上,身子和地面平行,双腿跪在地上,左手撑地,右手拿着抹布。从门框到橱柜,从橱柜到墙角线,从墙角线到地板。边边角角,一点点,一寸寸,一个房间一个房间,一点儿也将就。

我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拿下眼镜仔细凝视:妈妈还在擦拭,挪移,挪移,擦拭,头发在脸上凌乱,脸色因为劳累而绯红。今天妈妈穿的家居服,远没有平时上班穿的正式,但是今天妈妈的这种不将就的背影在我的眼中超过她平时任何一次装束和妆容。

我就这样在原地看着妈妈将这一片区域擦拭结束,忘记了去洗眼镜。

春风还在柔柔地吹拂,,此刻却吹走了我的委屈,吹来了我心中“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淡然。

想到妈妈在草长莺飞的初春,在荷花映日的盛夏,在枫叶流火的深秋,在雪花翩飞的寒冬,从来没有将就过,总是将家里擦拭地纤尘不染,洁净如新。我更加确定我错了。

妈妈还趴在地上擦着地,这个身影让我抚平委屈,洁净内心;犹如黑夜里的灯塔,让我迷,更让我明白做事不能将就,才会收获完美。

我洗净了眼镜,澄澈了内心:不能将就。遇到不太清晰的字,要查字典;遇到不很明确的知识点,搜百度;遇到错题引经据典,直到弄懂为止……

因为我知道雕刻家面对手中顽石不将就精雕细刻,才有了旷世之作;绣女面对织锦不将就,细针密镂,才有了霓霞丽影;画家面对手中画笔,笔精墨妙,才有了妙笔丹青……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